中國經濟網編者按: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《決定》指出,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本質上是法治經濟。在“法治經濟”下,要實現立法和改革決策相銜接,做到重大改革於法有據、立法主動適應改革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。從資本市場改革發展的實踐看,市場合理配置資源的核心功能,本質上是通過市場交易關係實現的。處理資本市場的利益關係,必須採取規則治理和法律治理的方式。資本市場在“依法治國”推動下將如何治理,“新常態”下建設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在技術和法律層面還需要做哪些工作?目前現行的《證券法》還需要完善哪些內容?從執法層面如何杜絕“老鼠倉”?對投資者的保護還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中國經濟網就這些問題專訪了中國政法大學資本研究中心主任、教授、博導劉紀鵬。中國經濟網:關於以“依法治國”為主題的十八屆四中全會,你最關心哪些問題?印象最深刻的新提法有哪些?
  劉紀鵬: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依法執政、依法治國,在市場上就是體現為依法治市,徹底扭轉上市公司在上市監管、退市一系列過程當中的人情關難過、腐敗等不依法治市現象。中國經濟網:法治建設是市場經濟的基礎建設之一,你曾提出過“依法治市”的概念,能簡單描繪下嗎?
  劉紀鵬:在我國的市場經濟體制下,還有很多行政審批的職能,行政審批產生的政策和市場經濟中的法律之間孰輕孰重?發生衝突應該遵守誰?我認為應該走入法治。所以我們說依法執政、依法治國,首先是對這些政府部門而言。中國證監會是一個市場監管部門,是市場的監管者。就像一場足球比賽中的裁判,裁判處理比賽和證監會監管市場一樣,它要維護市場的公平和效率,因此就必須嚴格執法、公平執法、透明執法。所以我說依法治市,就不要這麼多的暗箱操作、人情關。中國經濟網:當前輿論和市場對中國經濟“新常態”的討論比較多,你認為“新常態”下建設多層次的資本市場在技術和法律層面還需要做哪些工作?
  劉紀鵬:“新常態”對中國的資本市場來說,應該是今後私募非公開市場業務將會占據很大的比例,“新常態”下證監會的監管模式將和過去“重審批、輕監管”轉變到“輕審批、重監管”上來。過去總是強調入口,就是我們說的“嚴進”,而忽視中間的監管,而且從來不對市,就監管模式而言就是“嚴進寬管”。“新常態”下要改變監管模式,應該做到“寬進”,就是市場化選擇。“嚴管”,要嚴格中間監管,就是依法治市,不講情面。該退市就得退市,不能“惡炒烏雞變鳳凰”,搞得烏煙瘴氣,該香的不香、該臭的不臭,股民損失很大。中國經濟網:目前現行的《證券法》還需要完善哪些內容?
  劉紀鵬:關於現行的《證券法》,首先證監會和交易所的關係要明確,特別是在註冊制下,要對其職能進行不同的調整,比如說交易所該管什麼、證監會該乾什麼,交易所是不是證監會監管的對象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《證券法》的修改要圍繞著十八屆三中全會的精神,要轉到更多的市場化來,繼續發揮決定作用。由審批制轉到註冊制,這裡面要做一系列的調整,像交易所跟證監會的分工,今後交易所可能是在“上”這個環節要承擔主力任務,要承擔過去的所謂核准、審批的職能。證監會要換成監管,牽涉到審核任務,監審分離。所以《證券法》的修改,要緊緊抓住交易所跟證監會的關係,以及證監會的職能做文章,我覺得這將會有新的突破。中國經濟網:有人認為由於違法成本較低,而使得資本市場上“老鼠倉”等侵害投資者的違法犯罪行為屢禁不止,你認為從執法層面要做哪些改進?
  劉紀鵬:首先監管部門要重視二級市場的監管。其次要加強加強監管隊伍和監管手段,要給證監會更大的監管權力,就是在技術手段、法律手段上,要杜絕內幕交易“老鼠倉”。再次就是要正確劃分行政處罰、經濟處罰和刑事處罰的關係,要使證監會和法院、檢察院、公安部門形成合力,出手的力度要大,要形成威懾,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。執法要嚴格、執法要公平,絕不留情和手軟,我想只有這樣才能消滅“老鼠倉”行為。當然,對某些規定要敢於做調整,緊緊抓住內幕交易這個關鍵環節。中國經濟網:隨著我們金融改革的推進,不可避免會在某些領域出現投機,大量的投機行為會在一定程度上危害改革。你從專業的角度分析下,在減少純粹投機性交易方面,中國是不是有必要出台“托賓稅”?
  劉紀鵬:關於投機行為和“托賓稅”的問題,現在股市起不來、資金回贖壓力很大。對股民來講,上海的大盤藍籌股又炒不動,都跑到深圳去炒小盤股,所以莊家橫行,莊家時代回來了,投機現象就很嚴重,但他們為了市值你沒辦法。“托賓稅”對於短期交易、投機行為,在中國來講,目前還不是這個現象,所以我覺得並不成熟,關鍵是解決制度性問題。中國經濟網:我國的資本市場監管中,投資者保護是重中之重。儘管現在保護投資者的呼聲高漲,但是很多具體措施依然沒有落地。你認為,對投資者的保護還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
  劉紀鵬:這個問題的關鍵,是應該把保護中小股東的行動落上實處,比如說必須要強調保護投資者是重中之重,要解決“誰是中國股市上帝”的問題,不是發行者、不是上市股東,而是投資人。所以敢不敢提保護投資者的關鍵,是不要再開展對投資者教育,而要開展對發行者教育。現在發行者就是以上市公司為主線的一系列中介機構,比如說券商、比如說資產評估、律師、會計,還有交易所,這些都是發行者,這個鏈條上都應該接受教育,讓其知道誰是他們的衣食父母、誰是他們的上帝。  (原標題:劉紀鵬:“依法治市”的資本市場要“寬進嚴管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aikaenxx 的頭像
boaikaenxx

emmy

boaikaen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