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國際友人研究會 編
  陪同卡爾遜巡行華北敵後日記
  歐陽山尊(之十三)
  7.16晴
  五點抵南宮,住在一個煙草公司內,有樓,地方很大,極像西安的大旅館。這裡市面熱鬧,賣的東西也比我們經過任何地方為多,有些洋雜貨鋪規模很大,差不多與隴海沿路的商店不相上下。
  休息了一會,徐向前和鄧小平、宋任窮二位政委都來了。大家談了一會就一起吃飯。宋任窮是瀏陽人,還是我外婆家的人,他說他是被“宋家大屋”驅逐出族的。
  南宮雨水極多,自去年八月起城的四周就被水圍了,目前一下雨路就被水淹了,大車非常難行走。聽說拉我們行李的大車晚上十一點鐘才到。那時我早已睡得糊糊塗塗了。
  冀南目前正進行拆牆運動,老百姓忙著拆城牆,這樣可以使敵人無城可守,就是占了城,也可以把他們趕出去。
  7.17陰
  早上下了一場大雨,可是不久就停了。
  上午徐向前師長來為我們談冀南游擊軍區的情形。直至下午二時吃了午飯才去。
  我們出去買東西,這裡的東西很便宜。我們都買了些。卡爾遜買了三件雨衣送給我們,每人一件,每件八元,買完東西回來,鄧小平政委正找我們,要和我們談話。他向我們談了一二九師的三次大戰鬥的情形。卡爾遜問了他很多有趣而又奇怪的問題。鄧政委都非常巧妙而準確的回答了,一直談到吃過飯九點鐘。大家到澡堂去洗澡。我也去了,可沒洗,我不太習慣洗澡堂子。
  徐師長送了我們草鞋、水壺,又為我們做衣服,說是延安太苦趁這時為我們制些東西回去。這裡的三白西瓜極好。
  上午宋任窮同志來為我們談冀南政治組織情形。他以前原名宋紹梧,算起來還是我的舅父,他十六歲離開了瀏陽加入紅軍,目前家裡有信給他,叫他回去一次,他說,若是我有機會回南方打游擊該多好。他很瘦弱,一雙細長的手,很像我媽媽,看了他的手,不禁使我想起陷落在北平的媽媽。
  下午二時,南宮各團體開歡迎會,到了三十多代表,會上卡爾遜作了報告,並回答了很多問題。
  晚上,徐向前、鄧小平、宋任窮來了,談了很久,九點半鐘才分別。送了我們三個人五十塊錢路費,八路軍對自己的工作人員更親熱,較對第一隊(救亡演劇隊)的情形大不相同。除了物資以外,他們都將我們作為自己的同志。
  7.19陰雨
  徐向前同志、鄧小平同志、宋任窮同志送我們起行,因為馬沒有弄好,耽誤了一點時間,直到八點鐘才起身。一二九師送了卡爾遜好些罐頭。
  雖然陰天,可是悶熱,溫度很高,非但人受不住,馬也熱得只有出氣沒有進氣。到垂陽打尖,剛坐下來,看熱鬧的小孩子和大人將我們包圍起來,擠得水泄不通好像一座肉城牆,我們被他們的汗氣、熱氣蒸得直要暈倒。好容易求他們讓開了一點,不到五分鐘又擠過來了,我們只能另外躲到別的樹蔭下麵去。
  吃了簡單的午飯,又吃了西瓜,大雨來了,雨停時已近五點鐘了,馬上繼續趕路。
  到清河時已是黃昏,在縣政府吃過晚飯,出席座談會。我們已預先要求,希望時間短一點,因為想早點休息,白羽未出席。
  會上卡爾遜做了篇報告,回答了些問題,一點半鐘就結束了,這是結束得最早的一次座談會。
  7.21晴 熱
  卡爾遜患傷寒和沙眼。白羽腳爛了,又患沙眼,也有些發燒,我也有點沙眼,這是午飯前我們在醫院里檢查出來的。
  七點參加群眾大會(為歡迎卡爾遜),汪洋因病未去。我代他拍照。到會的群眾近萬人,一直開到十一點多鐘才完。會上有兒童救國會、婦女救國會代表致詞和韓專員講話,都很不錯,很受群眾歡迎。
  7.22晴(黃昏大雨)
  早飯後看病,白羽發熱未退,一天都沒出去。
  十點鐘我與卡爾遜到八路軍團部與孔等談了些地方情形,卡爾遜又患了瘧疾發燒,談不久就要求躺下休息。我與孔談了沈鴻烈的情況,據說韓多峰很好,他是馮玉祥的人,很能與民眾合作。
  正午赴韓多峰的宴會,沈鴻烈也到了,飯後卡爾遜與沈談了半天民眾運動,卡爾遜說明民眾的重要性,並且說到各國對於這個問題的重視。
  晚上赴華美醫院的宴會,參觀了日本兵來時破壞的地方,聽說日寇將醫院裡外國人的毛衣、地毯、照相機都搶走了。他們把門口掛的美國旗子都撕毀了,撕毀的旗子還保存著,拿出來給卡爾遜看,他很受刺激。飯後,孔團長陪韓多峰到我們房中與我們長談。他談到關於工作中的各種困難,我們鼓勵他努力去乾,他很願意與八路軍合作,這從他談話中的意思都聽得出來。談到十二點鐘他才走。
  7.23晴(黃昏下了點雨)
  中午到八路軍七六九團部赴宴,白羽因病未參加。我們自己同志當然是負陪客招待的責任。沈主席和他的秘書長雷法章及各要人都去了,一共有三桌席,是館子里叫的,相當像樣。八路軍發帖子請吃酒席,這怕是第一次。到底是八路軍請客,席上空氣非常活潑,大家要求卡爾遜唱了歌,我和汪洋也唱了歌,團部一個特務員也唱了一支《國共合作》,即使官架十足的沈主席也被大家要求唱歌,雖然結果他沒唱。
  卡爾遜私下問孔,是不是他可以與沈談一談八路軍的政治綱領,好讓沈瞭解,這一點八路軍當然是同意的,這樣是有助於統一戰線的。卡爾遜捐了二十元交孔團長慰勞七六九團傷兵。午飯後,與韓專員留在團部里談了一會。
  晚上卡爾遜與沈談八路軍的政治綱領至深夜。
  7.27陰 到陽谷
  六點鐘就起來了,可是弄到十一點鐘才動身,範專員同行,要送我們到陽谷。車行極慢,因為路松泥滑,時時要下來用繩子拉著走,一共兩輛汽車,其中一輛是六月底東阿黃莊戰鬥中得自日本人之手。黃昏才到陽谷,這是武老二(武鬆)的家鄉,不知“獅子樓”在何處?聽說景陽岡離此地不遠,不知道還有老虎沒有?吃到了繳自日本人的沙丁魚,比一路上人家送的味道好,餅干也不少,和五台的一樣。
  沈鴻烈打了個電報到聊城給我們,說是我們退回的三百塊錢收到了。若是我們在路上少什麼,儘管打電報給他,他可以打電報要程潛將軍給我們解決。
  (十九)
  (原標題:中國之友卡爾遜(19)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aikaenxx 的頭像
boaikaenxx

emmy

boaikaen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